国医大师周岱翰:肿瘤治疗六法

2018-05-28 09:30 来源:中国中医药报 
2018-05-28 09:30:24来源:中国中医药报作者:责任编辑:王卓

  周岱翰,第三届国医大师,广州中医药大学肿瘤研究所所长。他是现代中医肿瘤学学科奠基者之一,拓展中医肿瘤四诊,首倡肿瘤放疗所致“放射病”按“热毒”论,创中药“直肠滴注”“外敷”等肿瘤外治法,制定“实体瘤的中医肿瘤疗效评定标准”,拓展“扶脾即所以保肺”之说,创肺癌“益气除痰”治疗大法,研制国内第一个肺癌中成药鹤蟾片。周岱翰出版了《中医肿瘤食疗学》,创立岭南中医肿瘤学术流派。

  周岱翰根据历代医家对肿瘤病因的认识和论述,结合临床经验,将肿瘤的病因概括为内伤病因和外源病因。针对肿瘤生理病理机制,推崇《内经》“病机十九条”与“运气七篇”的经旨,推崇三因制宜和治未病的治则。将恶性肿瘤的治疗大法归纳为六类。

  清热解毒法

  热邪与火毒是恶性肿瘤的病因之一,而血遇热则凝,津液遇火灼成痰,火热之甚为热毒,气血痰热壅阻经络脏腑遂结成肿瘤,历代医家称为“恶疮”“蓄毒”,皆热毒蕴结,蓄久成积,遂有“癌毒”之说。根据“癌毒”偏于热性,常与痰、瘀、湿等病理产物“互结”的特点,论治重在清热解毒,以气分实热为主者重在泻火;以血分实热为主者偏于凉血;邪热蕴郁成瘀者宜配合活血化瘀药。治疗上结合不同癌瘤的病理特点和脏腑辨证,拟订出以清热解毒为主的常用治癌解毒十法。

  泻肝解毒法 有凉血利湿、消肿止痛的功效,适于肝、胆、胰腺癌症见肝热血瘀者,选用龙胆草、芦荟、半枝莲、茵陈、大黄等。

  启膈解毒法有开关活血、除痰止呕的功效,适于食管癌、纵隔肿瘤受纳阻滞、脘痛呕逆者,选用守宫、法半夏、南星、急性子、蚤休、威灵仙、乌梅等。

  和胃解毒法有和胃降逆、祛瘀消积的功效,适于胃癌、贲门癌隔食不下、脘痛呕吐者,选用法半夏、郁金、枳实、菝葜、藤梨根、蒲公英、肿节风等。

  理肠解毒法有逐瘀祛湿、通腑止血的功效,适于肠癌、腹膜播散癌腹痛、下痢赤白者,选用苦参、槐花、败酱草、白花蛇舌草、五倍子、仙鹤草、芦荟等。

  通窍解毒法有通络散结、除痰消积的功效,适于鼻咽癌、头颈部癌头痛涕血或颈部肿块疼痛者,选用露蜂房、天葵子、辛夷花、鱼腥草、山慈菇、海藻、昆布等。

  清肺解毒法有止咳除痰、益气消癥的功效,适于支气管肺癌、胸部肿瘤痰热内壅、气促胸痛者,选用鱼腥草、桑白皮、全瓜蒌、葶苈子、浙贝、天冬、石上柏等。

  固肾解毒法有散结通瘀、凉血利尿的功效,适于肾癌、膀胱癌、前列腺癌、睾丸癌小便淋沥、尿下鲜血、下腹肿痛者,选用猪苓、龙葵、小蓟、马鞭草、仙鹤草、山萸肉、巴戟天等。

  消癥解毒法有疏肝祛瘀、利湿散结的功效,适于乳腺癌肿块硬实、子宫颈癌、宫体癌、卵巢癌带下赤白臭秽、下腹癥积者,选用山慈菇、当归、柴胡、夏枯草、七叶一枝花、苦参、蛇莓等。

  除痰解毒法有消积散结、祛湿通络的功效,适于恶性淋巴瘤、软组织肉瘤消瘦发热、肝脾肿大者,选用海藻、昆布、连翘、猫爪草、夏枯草、蒲公英、白花蛇舌草等。

  凉血解毒法有清热止血、祛瘀消癥的功效,适用于各类白血病或慢性白血病急性发作者,选用青黛(研末冲服)、生地、丹皮、仙鹤草、白花蛇舌草、西洋参、六神丸等。以上治癌解毒十法,临床具体施治时,须不偏离辨证论治的宗旨,如见兼症急剧,宜按照“急则治其标”的原则对症治疗。

  活血化瘀法

  气血相辅相成,“气为血之帅,血为气之母”。气滞血瘀是肿瘤发生的基本病机之一,离经之血亦为瘀血,瘀血是肿瘤形成发展的病因和病理产物。血瘀证,宜用活血化瘀法,常与行气药同用;寒凝血瘀者,宜配温里药以温通血脉;气虚血瘀者,宜配合补气药以加强祛瘀作用。临证常用活血祛瘀药有土鳖、水蛭、三棱、莪术、大黄、丹参、归尾等。活血化瘀药依其作用强弱又可分为和血、行血、破血之类,前者药性平和,后者较为峻猛。破血药既可逐瘀生新,又具消癥散结止痛之效,一药多用,但不可久服。

  除痰祛湿法

  周岱翰既重视有形之痰,又重视无形之痰。水湿停留经络脏腑之外为痰饮,痰既是病理产物,又是致病因素。痰从其性质可分为湿痰、燥痰、热痰、寒痰、风痰、老痰、痰瘀等。强调“见痰休治痰”“善治者,治其生痰之源”“治痰法,实脾土,燥脾湿,是其治本也。”乃治病求本,正本清源之法。若肺热熏蒸生痰者宜清热除痰;燥邪伤肺,阴液被烁,津灼成痰者宜润燥除痰;脾不健运,水饮留滞,蕴湿成痰者宜益气除痰;肾司开阖,肾虚水泛,聚湿成痰者宜温肾化痰。又气郁易生痰,老痰多气滞,故除痰散结药中常加入理气之品以调畅气机。再则痰与血同属阴,易于交结凝聚,“痰夹瘀血,遂成窠囊。”“窠囊之痰”,即为痰积夹瘀血胶着之顽痰,在肿瘤痰证中甚为常见,故除痰散结药每每与活血化瘀药同用,以增强疗效。常用除痰祛湿药有陈皮、半夏、制南星、鱼腥草、浙贝、薏苡仁、海藻、昆布、山慈菇、茯苓等。

  以毒攻毒法

  周岱翰临证体会到之所以内科除痰逐瘀法治疗癥积(癌瘤)疗效不甚理想,是因为“癌毒”是癌瘤独有的致病因素之一。强调癌瘤的病机是“毒发五脏”“毒根深茂藏”,将导致癌瘤发生的毒邪和癌瘤产生的内毒称为“癌毒”。“癌毒”既不同于六淫之邪,也不同于痰浊、瘀血等诸邪,或因瘀热互结成毒,或因毒邪郁久化火,毒陷邪深,非攻不克,以毒攻毒法是选用药性峻猛、药力专注的有毒药物来治疗,可直达病所,起到解毒攻坚、破瘀通络之效,代表性药物为信石,并已制成亚砷酸注射液供临床应用。常用以毒攻毒药有斑蝥、蟾酥、蜈蚣、雄黄、硇砂、马钱子、鸦胆子、黄药子等。亦常用六神丸、牛黄醒消丸等中成药,以缓攻减其毒,兼顾护正气。应用本法治癌,慎之又慎,既明确毒理,又严格辨证选药。

  消癥破积法

  恶性肿瘤古称癥积,盘根错节,留著不去,肿块与日俱增,此时邪气炽盛,治宜消癥破积,常用虫类药以消癥块、破瘀积。《素问·至真要大论》所说“实者泻之”“坚者削之”“留者攻之”。癌瘤留著日久,势固难拔,非峻猛之品,不能搜剔,虫类药物善入络搜邪,松动病根,药力非一般草木药物所能及。消癥破积法适于各种肿瘤初、中期肿块明显、形体壮实、正气未虚者。常用药物有土鳖、全蝎、壁虎、露蜂房、穿山甲、麝香、地龙、水蛭、生南星、生半夏、大黄、附子等。伴有热毒征象者每与清热解毒药合用,以加强泄热、溃坚、解毒之功效;邪实正虚者宜配合补益药;癌瘤积聚多伴有血瘀,故本法常与活血化瘀药合用,如大黄蟅虫丸等。由于本类药物功效峻猛,且多有毒,对人体正气有一定的损害,必须严格控制剂量及疗程。凡孕妇及体弱者宜慎用。

  扶正培本法

  扶正法依人体阴阳气血、脏腑经络的孰盛孰衰而有的放矢,周岱翰善用四法。

  健脾法脾主运化乃后天之本,健脾法包括健脾益气、健脾和胃或健脾化湿等法,而且常寓调于健之中,适用于脾胃虚弱患者。健脾法与补血药同用有补益气血、扶助正气、增强体质的功效,常用药如北芪、党参、茯苓、白术,适于肿瘤手术后调补或晚期患者。

  养血法养血法能够填精生血,适用于体弱血虚患者。由于气血同源、精血同源,所以养血法多与健脾法、补肾法同用以增强补血功效,养血药有阿胶、紫河车、枸杞子、当归。

  补肾法肾为先天之本,久病及肾,对各期肿瘤患者皆十分重要。补肾法包括滋养肾阴、温补肾阳等法。滋肾阴的常用药如生地黄、女贞子、何首乌、黄精。温肾阳常用药如附子、肉桂、八戟天、淫羊藿。

  滋阴法热毒乃肿瘤致病原因之一,日久则耗伤阴津,阴虚内热为肿瘤常见的病理变化。养阴法能够滋养肺、胃及肝肾,育阴增液,在放射治疗及化学药物治疗中出现火热内灼、耗阴伤津时也常应用本类药物。若阴虚与气虚兼见(气阴两虚)、阴虚与热毒兼见(阴虚火旺)的情况,则与益气或清热法合用,滋阴法常用药如天冬、生地黄、西洋参、石斛等。扶正培本法的运用,需详辨气、血、阴、阳孰盛孰衰,勿“十全大补”孟浪从事,要把扶正与祛邪有机统一,扶正是为祛邪创造条件,权衡扶正与祛邪之间的标本缓急。

  肿瘤是一种全身属虚,局部属实,正虚邪盛,虚实夹杂的全身性慢性疾病,古称癥、瘕等病证。周师常言:中医学最重要的物质概念是气,最重要的生理功能是通,临床运用的精确辨证则是三因制宜,可谓上述肿瘤治疗六法画龙点睛之笔。临证强调在微观与宏观、辨证与认病、局部与整体、治标与治本、祛邪与扶正原则下合理运用“肿瘤治疗六法”,方能提高临床疗效。(张恩欣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)

  (注:文中所载药方和治疗方法请在医师指导下使用。)

[责任编辑:王卓]

手机光明网

光明网版权所有

光明日报社概况 | 关于光明网 | 报网动态 | 联系我们 | 法律声明 | 光明员工 | 光明网邮箱 | 网站地图

光明网版权所有